郑州振豫律师事务所-交通律师-郑州交通律师-郑州交通律师在线咨询

瞒天过海?故意伤害如何变成交通肇事 | 暗度陈

2021-01-16 16:47振豫律师振豫律师

2019年8月3日凌晨,兴化市朱虹发生恶性伤人案,造成1人死亡,1人重伤。此后,相关司法机关在此案中的一系列操作令人难以置信!
 
据2019年8月3日发布的《兴化头条》报道,一名年轻人在朱虹停下来喝酒,一直喝到凌晨1、2点,然后准备回家。他打电话代表他开车。在沟通过程中,他们发生了口角,拒绝为他开车。醉汉因尴尬而生气。他不知从哪里拿了一把刀,从司机的头上砍了下来。司机喊了声“救命”,就跑了。醉汉上了公共汽车,发动汽车赶上了司机。在去朱虹养老院的路上,他碰到了一个当地人,这个人要去上塘“倒龙虾”,导致了他的死亡。之后,男子继续往前开,车卡在一条狭窄的水泥路上,车底盘着地,无法前进。他惊慌失措,弃车逃走,躲在一个墓地里。当地警方接到报警后,于上午10点在墓地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当天搜狐等媒体转载了爆料。
 
半年后,警方和媒体都没有关于此案的任何信息或通知。就在最近,该案刑事起诉书的最后一页流出,揭示了该案的一些细节。根据这份日期为2019年11月8日的刑事起诉书的内容,除了死者和伤者之外,还有三名证人。起诉的内容是:被告人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违反交通管理法规。他醉酒驾车上路,造成重大交通事故,造成一人死亡,对事故负全责,事后逃逸。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真实、充分。他应该是故意伤害罪和交通肇事罪,但是截至2020年4月15日,案件的刑事部分尚未判决。但死者家属根据责任认定书将本案民事赔偿部分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涉案车辆的保险公司在限定范围内承担死者死亡赔偿金相关费用,并从支付给姚的34万赔偿金中返还被告姚24万元。刑事案件结果未定,但民事赔偿急待处理。此外,刑事案件的未公开信息和市场上流传的被告亲属都为案件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据新闻媒体报道,被告人姚持刀砍伤曹后,曹受伤逃跑,被告人用车追赶。从被告的这一行为来看,驾车后的曹是继续执行伤害罪的。此时,机动车显然已经成为被告人的犯罪工具。此时,被告有明确的损害客体,并对侵权客体进行损害。行为;在此连续伤害中,无关第三人死亡的结果。行为人对侵权客体的主观臆断与实际发生不符,造成一次打击错误。对于打击错误,如果行为人的行为同时触犯两罪,则应以重罪论处。因此,本案应按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起诉和判刑,监察机关对故意伤害罪和交通肇事罪的起诉明显减轻了被告人的罪责。同时,根据《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从重处罚的规定定罪处罚。显然,起诉书中两罪并罚几罪是错误的。
 
就本案而言,在刑事部分未查清之前,交警部门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显然是不合适的。如果以攻击错误为处罚依据,则本案不符合交通事故性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有误。本案民事审判过程中,特别是2019年11月8日本案刑事起诉以来,刑事部分尚未开庭,刑事办案法官一直在催促民事办案法官尽快结案,这又是一个谜。保险公司被逼入不适当的法律关系充当“大头”是为了刑事判决后平衡各方利益吗?让保险公司代替犯罪嫌疑人对死者家属承担赔偿责任,以获得被害人家属对犯罪嫌疑人的理解,减轻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进而对犯罪部分进行判决,以保证刑事判决各方的满意?显然,就本案而言,本案的民事处理缺乏刑事案件定性之前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也损害了第三人的利益。如果案件是从重罪判决,以数罪论处,从观点上理解不同,那么压刑事不判决,追民事预判的做法,再加上坊间传闻,让人怀疑案件是人为操纵的。
 
无论是对世人隐瞒还是对他人隐瞒,是否是为了减轻本案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有没有公职人员涉案,枉法?不知道,只希望台州公安稽查法和纪委等相关部门能及时介入此案,尽快启动监督程序,让法律的公平正义得到体现。
点赞 2021-01-16 16:47

郑州振豫律师事务所-交通律师-郑州交通律师-郑州交通律师在线咨询
河南振豫律师事务所     电话:     微信:hnzylssws     联系人:15324885608
地址:郑州市金水区南阳路与宋寨南街交叉口升龙汇金城     主营产品:法律服务
豫ICP备16026113号-11
负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